最新动态
  • 春风文艺出版社《寻找张展》荣登第二届中国长篇小说2017年度金榜
  • 来源:2017年12月12日 鼎籍宣传策划公司打印收藏
  •     近日,由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举办的第二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17)”最终决出五部年度金榜作品,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寻找张展》荣登2017年度金榜榜单。



        这是一部反映当代青年成长的、以志愿者为主题的原创长篇小说,讲述了一个青年寻找遭遇空难的父亲的人生经历,却是以朋友母亲的视角展开叙述;

        这是一部拨开生活表象,深入开掘生活多样性、拷问人的精神与灵魂的好作品;

        这是一部镜面清晰可鉴而棱面立体感十足的文本:青春秘密与官场隐秘、身心成长与政治生态、代际冲撞与人心交互……代际冲突的化解需要耐性情愿、需要衷肠真切、需要以心换心。那纯朴、踏实并日臻健全的自我建构,正在重重阻挠与偏见中如此令人欣慰地坚韧生成。

         作者孙惠芬为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曾获全国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其代表作长篇小说《歇马山庄》获辽宁省第四届曹雪芹长篇小说奖、第二届中国女性文学奖,长篇小说《吉宽的马车》获第三届中国女性文学奖。中篇小说《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2002年获中华文学基金会第三届冯牧文学奖“文学新人”奖。



        她如此表示:“《寻找张展》不仅是我的生命正在发生一桩奇遇,对我来说还算是天外来客,2014年11月,与一个记者朋友见面,期间她带来朋友,说读过我的小说《致无尽关系》。席间,就剩我们两人的时候,那朋友跟我说,他大学最要好的同学也读过我的《致无尽关系》,可他在法航447空难当中去世。我当时惊得头皮发麻,因为我知道他!当年小说发表并转载,我在网上读到一位鞍钢人写的博客,说他在本钢工作的朋友就在法航447飞机上,临行前推荐他读《致无尽关系》。

        我震惊,一是就像小说里写的,当你发现一个空难去世的人和你有关系,仿佛从某个已故人身上翻出与你有关的遗物,但重要的是,就在那一瞬,我感到我的生命正在发生一桩奇遇,因为我看到了一个大学生的命运深渊:他父亲遭遇空难,而他,之前好多年一直叛逆父亲……

        这就是没有道理的道理,灵感的种子一旦跌落土地,完全由不得你想象。这也是道理背后潜藏着的秘密,你从没想写什么“90后”,可是当一个深陷命运深渊的大学生尾随一个读过你小说的人向你走来,你不得不迎上去,不得不跟他一起走回他出生成长的这个年代……

        小说写了5个月。这5个月,侄子生病在大连住院,年老的母亲身心衰退接到家里伺候,每天都在亲人病痛的煎熬中,可每天都能写下至少一千字,仿佛一脚踩进储藏着优质矿石的矿脉,欲罢不能。期间倒是经常遇到过不去的坎儿,可是每到这时,又总有奇迹发生,比如张展父亲空难去世没有遗体,家人又要与遗体告别,我的想象力就一下子短路,可就在那一天,一位朋友从沈阳来,晚上见面时还带来一个开发区朋友,听我讲到没有遗体的追悼会不知该如何写,那位朋友立即说:我的一个同事在2002年“5·7”空难中去世,开追悼会时局里给造了一个塑料假人。那个晚上我激动不已,仿佛沈阳的朋友专门为我而来,专门为我带来开发区的朋友。因为当张展的父亲变成塑料假人,荒诞感使张展开始追问父亲究竟是谁?

        追问父亲是谁,这是张展自我救赎的全新开始。我一直觉得,张展的形象原本就在那,在一块岩石下面,而某种神秘的契机让你来发现他,开掘他。就像我原本没想写这部小说,却有一个朋友在后边始终不渝地追着我。

        现在,我不得不说,感谢张展,因为是他,引我爬上一个高原,那里虽然空气稀薄,但他让我看到了平素看不到的人生风景。”



        小说以寻找张展为线索,触及到了两代人甚至几代人之间的情感关系,作者试图在父子、母子之间重新建立一个具有整体性的意义世界和价值世界。此书为当代文学提供了一个面目与众不同的青年形象,他的生活经历在这一代青年的成长中极具代表性。作家直面当代人的精神价值和抉择,立体地书写了人的精神世界,这种寻找最终指向的是人性。

        作品结构独特,全书共分为两个部分,上部“寻找”悬念迭起,下部“张展”解开谜团,整部作品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小说上部讲述了寻找梗概,下部穿插了多篇书信,这就使作品具有两种观察和写作视角,从而可以更深刻地探讨人性,探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表示,《寻找张展》是一部对作家来说具有难度和重要意义的作品,孙惠芬选择的题材在今天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中国当代著名文学评论家雷达评价,此书具有很强的寻根意识,“在书里,张展最终是在大槐树乡村找到了自己出生的基因,而不是其他的任何城市,这一点非常难得。我想如今的70后、80后作家写不到这个程度,而作家也通过这种表达提出了一个超越性的问题。”

        《人民文学》卷首语如此评价,《寻找张展》是近些年创作中的一个异数。在满地蝼蚁般的无力青年形象过剩的情形下,在密密麻麻零余者书写已成为一种“纯文学恶俗”之时,小说将以最为罕见的饱满可感、真切可信的新人典型的书写,成为作家自己文学履历上的现象级力作;在真正具有内在力量感的青年形象已经缺席太久、遍寻无望之时,终于找到张展,这也许会是一个具有文学史意义的事件。

        《文艺报》评价,张展似乎更像一个找寻与践行家族魂脉的使者。小说折射其实是一种广泛的社会现象——许多追求展翅高飞的现代人在躲避家族故土的“穷滋味”时险些丢了本真与“魂脉”。这种有意无意的“躲避”有多少违背了事物顺常发展的自然规律,而铸成了巨大的人性缺失?温暖的是,这种缺失在小说中找回了,他化身为张展。

  • 发布日期:2017-12-12 共768 人浏览